关于山瑞 山瑞动态 20岁的雀儿山——复旦登山队2014雀儿山攀登记

20岁的雀儿山——复旦登山队2014雀儿山攀登记

返回
2014-09-23 16:30:38

20岁的雀儿山——复旦登山队2014雀儿山攀登记

我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12级本科生,大一加入复旦登山队,2013.7登顶了5355米的四姑娘山三峰。今年在寒假带领北京冬训后,我成为队长,4月组建队伍,5月、6月全力训练,准备7月中旬攀登四川省甘孜州德格县境内6168米的雄峰——雀儿山。最终队伍6人,有大一学弟、研究生、博士后、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流生、学姐,搭配丰富。


\

D1·711日·晴

6:00我们从康定寒夜中出发,班车前往甘孜。康定-G318-新都桥-S215-八美-S303-炉霍-G317-甘孜。17:00抵达甘孜,下车即见到教练徐老幺&王队长,还有扁带大师陈晖率领的另一个阿式3人队。入住车站简陋旅舍。晚饭后采购登山期间按69人计算所需的大量食物,芃舒和思扬去菜场买BC食。Glenn、金我我、亚瑟和我去超市买行动食&高山食&私粮。买的最多的是2大箱方便面。睡前大家在我们房间向老幺学习打了牛尾&冰镐腕带,看着他手机里的雀儿山照片憧憬万分。

\

D2·712日·晴

早饭后继续去菜场、超市采购遗漏物资。9:00携大量物资装备搭2辆车出发,沿G317越过雅砻江进入德格县境内。到了马尼干戈加油加气,接上另两位教练,领取租借的高山靴和卡式冰爪,我错误地选了一双大了点的高山靴。12:00抵达玉隆拉错景区(新路海)门口,买票租马装包。我们轻装进入景区,行进于美妙绝伦的高山湖泊之滨的草甸上。BC在湖对岸,只能沿着湖滨绕行,在有崖壁处涉冰水。14:30抵达BC,海拔3900。第一次住救灾用的大帐篷,晒鞋、晒睡袋,教练烧水,芃舒、思扬和亚瑟做饭,金我我、Glenn和我整理分配高山食&行动食。晚饭是在厨房小帐篷做,室外桌椅皆有,饭菜丰盛,大家状态心情胃口都不错。除了我照例在高海拔地区吃的很少,主要是对热的东西没啥胃口。不过饭后普遍有点高反,天黑后户外很冷躲进大帐篷。20:30黄昏日照金山,雀儿山顶峰可见。夜空中星光点点。思扬有点发烧比较虚,我适应些了感觉精力好就出去洗碗。睡前在装备里开会讨论攀登方案,老幺留守BC,明天王强、孙强、康勇3位教练带我们背帐篷上C1,天气一直好的话,后天C2,大后天冲顶下撤。我们调试卡式冰爪。教练又在帐篷内用冰镐设置保护站以模拟练习上升下降,亚瑟、金我我等技术不熟的队员不顾困意一遍又一遍练习。不想日后经历印证练的仍不够。

\

D3·713日·晴

早上被冻醒,吃过昨晚剩菜炖的汤泡饭后出发,从BC重装上C1,大家精神都不错,思扬的高反有所恢复。1位教练、芃舒和我各背1顶高山帐。开始的路段是小溪密布的平整草地,空气清新凉爽,行走速度很快。到达干海子进入落石地带,之后全程带着头盔。在巨大的瀑布旁沿着碎石坡或大块石堆攀缘向上。干热的阳光令人眩晕,穿多了还缺水,高海拔地区体力消耗比较快。幸而这里在4500以下都有植被覆盖,氧气并不太缺。金我我走的慢一直落在最后,前面的人经常要停下休息等人。越来越酷热的天气影响了我们的速度,后来芃舒和我因为背负沉重慢了下来,步伐愈发沉重。15:30终于感到一丝清凉,我们抵达了4800C1,这是一个位于冰川末端的岩石小平台。建营、打水、烧水、做饭。刚到C1搭完帐篷后我感觉遭透了,躺进去休息,恢复一点后开始做饭。天气很好,明天计划直上C2,我状况不佳,只得托付Glenn背帐篷。
\

D4·714日·晴

早上起来感觉好多了,迅速穿衣、上厕所、烧水、煮果珍、吃饭、擦锅、打包、拆帐,但我们总体速度还是比原计划慢了半小时。我仍有些头晕,于是无耻地把帐篷交给了Glenn,芃舒一夜过后貌似虚了很多。8:30出发,翻过一个小坡便是冰川换鞋处,还从未见过如此一望无际的巨大冰川。一开始是极为开阔的亮冰缓坡,冰面颜色比较暗,时有小溪流、沟壑需要跨过,靠冰爪各自通过比较容易。思扬、亚瑟和Glenn的状态很好走在前面。我渐渐恢复,感觉不错。然而两只冰爪都深深地卡在我的脚后跟上,每走一步都有剧痛。我多次停下尝试调整,但往后推一个孔只会让鞋爪松脱,后面路程会很危险。只能强行忍着,这就是鞋大不合脚的危害。思扬和我一样状况,下山后我们俩的脚后跟都翻开了一大块皮。芃舒和金我我状态很遭,走在最后,芃舒把帐篷交给开挂一样的亚瑟。到了传统C1的巨石处,我们停下休息,开始结组。之后的路程明暗裂缝交错,必须结组。我们9人根据前后位置、之前的速度分了2个绳队。队员思扬、亚瑟、Glenn和教练王强、孙强5人在前队,队员金我我、芃舒、我和教练康勇在后队。我们这队里康教练第一个,金我我第二个,我第三个,芃舒最后。开始一同前进,亮冰坡渐渐变陡,地面上出现了一些深不见底、宽幅较大的冰裂缝,绕过or跨过还算轻松。始终能看到前队不远处的身影,虽然是第一次结组,但一开始绳距、节奏保持的还不错。小冰壁令前面人慢下来,踢德式步+鹤嘴入冰通过问题不大。只是当前面队友在攀登时,受结组绳影响可能会站在雪桥、裂缝边等危险位置,或者绳子拉拽到前后的人。到我攀登上去踩到第一步时,脆弱的冰壳被踩碎,生平第一次跌入冰裂缝,脑中一片空白。好在只深及胸部,没带手套的右手被锋利的冰刃划开数道口子,爬出来小心前行。我们已上到雪线,浅浅的雪层覆盖在冰川上,暗裂缝还不算多。前方是一道10米左右的冰壁,有一根顶绳,踢德式步推上升器即可。前队花了挺长时间上去,在接近大雪坡的位置休息等我们。队里唯一没有参加过冬训夏攀的新队员金我我卡住了,技术上对前爪步法、心理上对推上升器没有经验和信心,以至在冰壁下进退维谷。前后的人干着急,无法帮她。结组绳也比较紊乱,这样毫无效率地折腾了快1小时后,我们4人于14:00才通过这个冰壁。康教练说我们这样的速度不可能于21:00前赶到C2,我心知已经渺茫。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绝不能在天黑时仍处于裂缝区,时间不足必须下撤。前队不必等我们。金我我和芃舒状态愈发不好,走几步结组绳就会拉紧。此时水也耗尽。后队越走越慢,差距越来越大,14:30才抵达大雪坡之前。唯一的选择是下撤,康教练、攀登队长芃舒都无异议。遗憾归遗憾,我们在一个绳队上,既是保护自己生命,也是保护队友生命,登山无需不理智的冲动。剩下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队旗和赞助商的所有旗帜都在我包里,必须追上去交给前队。所以出下策,在一片比较安全的小平台上,我们后队解开结组绳,让金我我和芃舒坐在原地等候,康教练和我2人结组,他前我后进入大雪坡追赶前队。上C2的路程已过半,但最艰难的雪坡路段才刚刚开始,这片海拔5400米几乎平坦的深雪区光直线距离就有2km,雪质松软,即使踩着前人脚印也很可能陷到膝盖,而且暗裂缝密布,只能沿着路线旗和前人脚印前进。远远地可以望到前队缓慢移动的身影。2人结组的危险、踩入软雪的乏力、跌进裂缝的恐怖、无边无际的荒凉,都是对身心前所未有的考验。终于追上了,大喊:“一人登顶,全队光荣!”。拍照、目送前队离去、转身下撤。我走过的仅是雪坡的开端,后面的路还很长。我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下撤中冰壁保护站唯一冰锥在我准备下降时脱落,有点后怕。20:00平安下撤到C1,芃舒高反更加严重。对讲机音质差,用手机给刚到C2的思扬打了电话,他们状态都不太好,尤其Glenn。因为自己一时没适应就让他背帐篷,我真感愧疚。不强求他们登顶,尽全力攀登自己心中的高峰即可。这也是我面对下撤无怨无悔的原因。夜空很美。

 

\

D5715日•暴风雪

帐外整夜呼啸。8:00醒来,开门迎面吹入湿雪,狂风不止。只好继续睡,本来幻想着今天到冰川上找块小冰壁攀冰的愿望破灭了。又躺了很久,总要上厕所、烧水、烧饭,便硬撑着爬出去。塑料袋套着的高山靴已经湿透,咬咬牙穿上这唯一的鞋。第一次在夏天看到这么大的雪,还夹杂着大风大雾,能见度极低。因为懒得穿羽绒服,我在室外被冻的瑟瑟发抖。金我我和芃舒已经恢复很多,还躺在帐篷里休息,康教练一个人在另一顶帐篷里用对讲机和上面冲顶队伍里的王队长联络。他们遇到的麻烦更甚,天气突变,在5600C2及以上,遇到的一定是更加凶残的暴风雪。他们未能冲顶,已经下撤,惟愿全身而退。C1环境比较恶劣,食物面临不足,加上芃舒仍有高反,我和康教练商量等中午天气转好(至少暖和一点)后下撤BC。中午11:00雪仍没有停,依然很冷,但我们还是冒雪下撤。金我我在昨天之后膝盖受损,走的更加慢,一路缓慢下撤还算波澜不惊,降海拔后芃舒也慢慢复原。一会儿就到了云雾之下,雪化作雨,向山上看一片朦胧。对讲机一路传来上面的消息,撤到C2-拆营-大雪坡-冰壁-亮冰坡,他们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真不容易!下山路上和康教练一边走一边聊,我们这批人欠缺的还很多,光是一个冰雪坡技术就值得再冬训一次。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16:00抵达阔别3日的BC,这里阳光明媚。不曾觉得累,只觉得在恶劣天气下无能为力。20:30,接近日落时分,冲顶队伍回到BC。激动的汇合,欢快的聚餐。Glenn雪盲的眼睛、亚瑟晒烂的脸庞、思扬磨破的脚后跟,都掩盖不了此刻的豪情壮志、欢声笑语。他们昨天20:30才到达C2,只能休息不到7小时。Glenn因为不适留在C2,思扬和亚瑟凌晨出发冲顶,在暴风雪中翻过一个大冰壁到达5800米处,体力透支。再加上大雪盖住了路绳,大雾令教练都找不到路线,于是只好下撤。这种天气的下撤何其艰难,更何况在体力透支后,为他们骄傲!山中的最后一夜。

\

D6716日•阴转晴

从昨夜开始就在等太阳,山里信号基站用太阳能供电。9:30浓浓的雾气散去,电话联系马队出山。由于我们很多人脚受伤无法淌水,于是壕一把全部骑马。马上盘旋于山坡之间,回望渐渐远去的群山,此刻顶峰最后一次从云雾中显露出来,倒映在山下的新路海。别了,我的雀儿山!别了,我的20岁!中午景区门口下马换车,到马尼干戈还装备吃午饭。饭后结算总账,感谢出纳芃舒一路来垫付巨款!金我我在此告别,开始一个人搭车到拉萨、尼泊尔的旅途,祝她一路顺风!康教练、孙教练也留下准备带领明天进山的农大队伍。老幺和王队长开车送我们回甘孜。一路上宏大地讨论登山之意义,我想这将是终生的爱好,也很享受学生登山队的氛围。但我的精力已不允许自己今后再次担当日常组织、计划、找媒体、拉赞助这样繁琐的任务。这半年来我对这支队伍所做的努力,能记录的都已记录,望对后来者有所帮助,奋N世之余烈,壮大复旦攀登事业。以后的登山都是和朋友一起享受纯粹的攀登乐趣,每年一两次攀登当做度假。亚瑟、思扬和我已与老幺相约半年后双桥沟见。别了,我的登山队长生涯!又是在甘孜汽车站旁那家熟悉的小饭店,我们7人的散伙饭,觥筹交错间诉说着这些天来共同的经历。明天一早,我们将各奔前程。别了,我的生死之交们! 
\


 

谭一心

201489日星期六于上海


Home | Glaree | News | Product | Contact